新闻是有分量的

让基层医生从繁重的“写论文”“填表格”中解放出来

2019-03-15 10:54 栏目:海立方网站

  让人民享有公平可及的健康服务,基层医疗卫生服务体系是最重要的载体。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明确,要“加快建立远程医疗服务体系,加强基层人员培养,提升分级诊疗和家庭医生签约服务质量。坚持预防为主,将新增基本公共卫生服务财政补助经费全部用于村和社区,务必让基层群众受益”。

  如何提升基层医疗机构的服务水平,留住人才,成为全国两会上许多代表委员关注的话题。

  让基层医生减负 用更多精力防病治病

  全国人大代表、南昌大学第一附属医院院长张伟在接受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采访时表示,近年来,随着医药卫生体制改革不断深化,许多县级公立医院取得了长足发展,同时也暴露出人才总量不足、人才素质不高、人才难以引进、人才流失、学科建设不全、专科发展水平不够等问题,这些问题成为制约县级公立医院进一步发展以及难以满足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医疗需求的瓶颈。

  张伟建议,针对不同类型人才需求,突出重点领域和关键环节,以机制创新激发动力活力。对高层次人才引进,要建立灵活用人机制,开“绿色通道”,“基层公立医院引进高学历或高职称的专业技术人才,可不受编制和专业技术岗位结构比例的限制,允许先入编后调整。”

  与此同时,建立医疗服务价格动态调整机制,将医疗服务价格调整权限下放到区市和部分县,利用取消药品加成、降低药品和耗材费用、规范诊疗行为等腾出的空间,理顺省、市、县、乡四级医疗服务价格体系。

  “欠发达地区,人才流失问题比较严重。”张伟说,要给人才搭建合适的平台,所谓事业留人。更重要的是,要优化基层人才评价机制,对申报乡镇类资格的卫生专业技术人员,侧重考核评价常见病诊治和公共卫生服务能力水平,“对他们的论文、科研完全可以不作要求”,将基层医务人员从为了晋升职称“搞课题,写论文”中解放出来,用更多的精力去防病治病。

  在全国政协医卫界别联组讨论会上,来自基层医疗卫生服务机构的全国政协委员、北京市丰台区方庄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主任吴浩也谈到为基层医生减负的问题。

  目前,基层医疗领域存在全科医生数量严重不足、各业务系统不联通、医联体内部信息不共享、服务能力弱、群众对其服务能力信任度不高等问题。吴浩表示,基层医务人员除了“看病”,还有大量应对考核的“填表”任务,一名基层医生所填表格居然多达130余种。在这样的工作量之下还要负责看病,让不少基层医生抱怨负荷太重,分身乏术。

  他分析,造成填表任务繁重的一个主要原因,在于基层医疗机构之间信息相对封闭,面对同一个患者医生可能要填好多种表格,造成大量重复劳动。

  远程医疗成为解决医疗资源不均衡的技术路径

  两会上很多代表委员都谈到,要用建立分级诊疗服务体系、加快远程医疗服务等办法,来解决基层医疗卫生机构服务能力薄弱的问题。

  “应该真正做到县域内常见病多发病能够在县级医院得到规范化的诊疗,大多数疑难病能够确诊,重大疾病和急危重症能够得到及时、有效地治疗,基本实现大病不出县。”张伟建议,新增医疗卫生资源重点应投向基层,重点支持县级医院和薄弱专科建设。省、市、县分别编制区域医联体建设规划,县域医共体实行内部医保打包付费方式,并组建医学检查检验中心,探索区域医疗资源共建、共管、共享机制。建立医疗卫生服务体系规划和资源配置监督评价机制,综合运用法律、经济和行政手段规范、管理和保障规划的有效实施。考核结果计入市县政府绩效考核体系。在核定年度绩效工资总量的基础上,基层医疗卫生机构部分收支结余,可用于增发奖励性绩效工资,提高县级医院医务人员积极性。

  近年来,随着云计算、物联网、移动互联网技术的广泛应用,全国各地探索建立了一批有代表性的远程医疗平台,远程医疗已成为实现“分级诊疗”、提升基层医疗服务能力、解决医疗资源配置不平衡的技术路径。

  正如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到的,如今远程医疗在医疗服务中已经开始扮演越来越重要的角色,解决了诸多医疗“痛点”。

  全国人大代表、清远市人民医院院长周海波谈起我国地区之间医疗资源差距的问题,他认为,要迅速提高医疗服务水平,必须运用现代科技。他建议以政府购买服务的形式,依托重点医院,建立远程医疗诊断中心。通过互联网建立远程医疗诊断中心,可以借助三级医院的人才,缓解基层地区医疗人才匮乏的问题,以比较低的成本达到比较好的效果。

  张伟在深入基层问诊调研时发现,远程医疗的整体利用率以及面向群众的普及方面仍有欠缺。特别是远程医疗业务种类在单一咨询性质的远程会诊的基础上,增加了远程疑难病门诊、科室对科室的远程疑难病会诊、远程病理诊断、远程精神心理指导、远程临床用药指导等,她注意到,不同类型的远程医疗业务,需要的资源、时间和技术能力可能会有本质不同,但涉及远程医疗的收费标准没有出台,更没有纳入医保报销范围,严重制约了远程医疗业务的有效开展。

  她建议,对远程医疗相关的收费标准予以细化,出台相应政策确定医保报销比例、利益分配等,充分调动远程医疗参与各方的积极性,凸显远程医疗系统性综合效益,让基层医疗机构、基层医生、上级医疗机构、医疗专家、远程医疗平台建设与运营服务提供方,能够在远程医疗过程中,相互协同和支撑,促进会诊资源与患者的合理有序流动,实现多方共赢。

  要想打破传统“一对一”“一对多”等远程医疗服务建设模式,实现平台内所有远程医疗服务业务互联互通,张伟建议国家部委层面指导各地统筹制定省级远程医疗服务发展规划,同时,建议财政部门加大对省、市级远程医疗综合服务平台的投入,吸收医疗机构、网络运营方、软件商等共同承建,实行集约化管理,争取最优费效比,保障平台高效运作。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胡春艳 来源:中国青年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