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是有分量的

南京大屠杀死难者遗属及幸存者后人清明家祭 传承记忆

2019-04-05 14:40 栏目:海立方网址

  中新网南京4月5日电 (记者 朱晓颖)“葛道荣之子葛凤瑾”“夏淑琴后人夏媛”……5日清晨,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后代在“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后代传承记忆行动”卷轴上悉数落笔签名,以表达参与到南京大屠杀历史记忆传承行动中来。不一会,卷轴上签名密密麻麻。

  又是一年清明时。在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遇难者名单墙前,“南京大屠杀死难者遗属2019年清明祭仪式暨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后代传承记忆行动启动仪式”在这里举行。远道而来的日本友人胸前别着象征和平的紫金草花朵,一同参加了仪式。

5日是清明节。清晨,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后代在“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后代传承记忆行动”卷轴上悉数落笔签名,以表达参与到南京大屠杀历史记忆传承行动中来。 朱晓颖 摄
5日是清明节。清晨,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后代在“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后代传承记忆行动”卷轴上悉数落笔签名,以表达参与到南京大屠杀历史记忆传承行动中来。 朱晓颖 摄

  白发苍苍的幸存者老人,带着家族几代人来到这里。他们在南京大屠杀中死难亲人的名字,就刻在遇难者名单墙上。墙上高悬着青松叶、黄白菊花围绕的“奠”字。老人们在搀扶下,和家人一起依次缓步上前,献花、鞠躬、哀思。

在南京大屠杀中死难亲人的名字,就刻在遇难者名单墙上。南京大屠杀幸存者老人在搀扶下,和家人一起依次缓步上前,献花、鞠躬、哀思。 朱晓颖 摄
在南京大屠杀中死难亲人的名字,就刻在遇难者名单墙上。南京大屠杀幸存者老人在搀扶下,和家人一起依次缓步上前,献花、鞠躬、哀思。 朱晓颖 摄

  “亲人遇害82年了,也让我们痛苦怀念了82年。”92岁的南京大屠杀幸存者葛道荣在仪式上说,“我要把我的亲身经历告诉子子孙孙,告诉更多的人。”在南京大屠杀浩劫中,老人的叔父、舅父惨遭日军杀害。

南京大屠杀死难者遗属、幸存者后人等向南京大屠杀死难者行三鞠躬礼。 朱晓颖 摄
南京大屠杀死难者遗属、幸存者后人等向南京大屠杀死难者行三鞠躬礼。 朱晓颖 摄

  葛凤瑾告诉记者,父亲年事已高,但仍思路明朗、表达清晰。利用晚年空闲时间,父亲整理了十多万字的回忆录,留作资料。

  面对当日参加清明祭仪式的来宾,南京大屠杀幸存者阮定东后代阮杰发出倡议:把先辈们在南京大屠杀中的历史记忆接力传承下去,让子孙后代、让更多的人真切地了解记住这段历史。

“亲人遇害82年了,也让我们痛苦怀念了82年。”92岁的南京大屠杀幸存者葛道荣在仪式上说,“我要把我的亲身经历告诉子子孙孙,告诉更多的人。”在南京大屠杀浩劫中,老人的叔父、舅父惨遭日军杀害。 朱晓颖 摄
“亲人遇害82年了,也让我们痛苦怀念了82年。”92岁的南京大屠杀幸存者葛道荣在仪式上说,“我要把我的亲身经历告诉子子孙孙,告诉更多的人。”在南京大屠杀浩劫中,老人的叔父、舅父惨遭日军杀害。 朱晓颖 摄

  南京侵华日军受害者援助协会会长张连红在受访时表示,铭记是最好的纪念。随着时光流逝,幸存者二代、三代已成为传承南京大屠杀记忆的重要力量。

  据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截至今年3月27日的统计,2019年短短3个多月的时间,已有6位幸存者老人去世,登记在册、健在于世的南京大屠杀幸存者仅85位。

连续多年到南京参加清明祭的日本铭心会会长松冈环,当日再次如约出席活动。仪式开始前,松冈环(右)和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夏淑琴老人(左)相互拥抱问候。 朱晓颖 摄
连续多年到南京参加清明祭的日本铭心会会长松冈环,当日再次如约出席活动。仪式开始前,松冈环(右)和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夏淑琴老人(左)相互拥抱问候。 朱晓颖 摄

  “历史人证越来越少,传承工作迫在眉睫”,纪念馆馆长张建军感到强烈的紧迫感。他告诉记者,南京从上世纪80年代对幸存者群体陆续开展口述史调查至今,正形成该群体家族族谱。查找后人、传承史实工作将持续进行。

  一些日本友人也参与到史实接力行动中。连续多年到南京参加清明祭的日本铭心会会长松冈环,当日再次如约出席活动。据她对南京大屠杀受害者及加害者日本老兵的调查,她编辑出版了资料集、证言集,举办了展览,拍摄了纪录电影,每年在日本和北美举行证言集会、电影放映会。“一定要将史实真相传递给下一代”,她说。(完)